非洲阴阳寮日常

非洲阴阳寮日常
所有设定基于游戏,没看过百鬼夜行原作。可能多少有点私设。
流水账闲聊向。
游戏里的四个阴阳师,大体上,玩家阿妈拿着/穿上哪个的装备就是哪个。
应该没什么cp



2.
阴阳师回屋换了干净衣服出来,端上盘果子坐在廊下。三尾狐妖娆地踱过来,拈起一枚海棠果。
黑童子拉着更要小一圈的白童子站在阴阳师面前,指指自己的御魂,又指指白童子空着的御魂盘。
“白童子现在还小呢,等上了三星再穿御魂也不迟。”阿妈拣了颗山楂,犹豫要不要下口。
o(一︿一+)o眼瞅着黑童子的脸色向他的衣服颜色靠近,怕他突然发疯,三尾狐赶紧抓了一把枣子塞进两个小孩手里分散注意力。“你就先别催阿妈了,她这个人,逼急了不知道给你配出一身什么奇怪的御魂。”她指指穿了镜姬的跳哥和青坊主。“你想变成那样吗?”
黑童子皱着眉,似乎想起了被当做临时打火机和穿蝠翼的日子。
“嗨呀,穿蝠翼算什么,起码是四星的。她还给我戴过一号位一星的轮入道,”三尾狐翻个白眼。“并且砸到了七级。”
“啊——这些黑历史就不要说了嘛~”阴阳师被山楂酸的皱起了脸。“我好心疼那些材料和金币呀!”
黑童子想了想,从盘子里又抓了两个李子塞进白童子怀里,又抓颗山楂打到阿妈脑门上,才牵上白童子的手啪嗒啪嗒跑走了。
“嘿呦卧槽?!小白小黑!管管你家小兔崽子!这么小就学会奓刺了真不得了!”阴阳师骂归骂,还是不会对他们做什么的。
不像是对有些式神。
三尾狐坐在阴阳师身边,看着她用两颗枣子把脸撑得鼓起来。“你为什么,还留着我在呢?”
“嗯?你想泥开(离开)吗?”
“装傻就拿走你的果盘给饿鬼吃。”
“一个个的都欺负我……好啦,你现在问我我也说不清楚。当时……是为了给雪女升星吧?她在那之后好长一段时间都生气,打本都不出冷冻,我才给她直接上的雪幽魂。诶!鸦天狗,帮我和烟烟罗要个烟斗啊!”
接过戴着半拉面具的少年飞速递来的长烟杆,阿妈磨磨蹭蹭点着烟一边说:“那个时候还没出神龛,不被重视的R级式神被搁置再久,也免不了当狗粮的下场。你还记得,当时寮里有多穷吗?”
“记得,你奔放地砸了几个御魂,回过神发现穷到不得不拿勾玉去换钱。”
“是啊,何况我那时候连红蛋白蛋的区别都没分清楚,给你们升星的过程也稀里糊涂,不知道浪费了多少。”
“你真是这条街上排上数的笨蛋阴阳师。”
“所以说嘛!”阿妈满足地抽了一口。“就算进了小寮,也不舍得离开换一家。不想去变,迫不得已不想去试新的。”她冲三尾狐笑了下。“有些事不要让姑获鸟知道哦,她会把我捅个对穿的。”阿妈起身,拎着烟斗去池塘边和椒图说话,日常夸她那身粉色的春日套装。
三尾狐望向赤舌和雪女,想起在萤草被召唤来之前,寮里刷本靠的是另一个奶妈。那时候没见识的阿妈只求一颗萤草。后来有了能打能奶的萤草,这个式神就被搁置了,加上一抽出来就是天生三星,当狗粮也是迟早的事情。
其实自家阿妈并非没想过用她和萤草搭配,但输出怎么也提不上去,急于推觉醒、御魂和剧情的阴阳师只能咬牙拿她做了牺牲。
并且再也没养过。
“是我养不了啊!”当时的阴阳师两眼放空躺在召唤室的阵里,仿佛准备把自己给纳奉了。

一个靠阴摩罗赤舌和蝠翼伞妖起家的阴阳师,在二十多级才稍微摸明白御魂是干嘛用的。萤草和雪女是铁打的营盘,红叶犬神妖狐什么的是流水的输出。座敷从来了以后,硬喂到二十几级就上阵打火,现在五星满了,经验全是自己一点点挣来的,和他相似的还有食发鬼。哪像后来的一些sr能捞到18级往上的大吉达摩来催熟。
在大多数主力式神在25级上下的时候,三尾狐就被搁置了。阿妈平时打本用着不同的组合,让一些群攻式神多少平衡点发展。蹭御魂和觉醒车的时候,拿不出输出的阿妈只能心疼地把座敷带出去,再带上萤草。那时候阿妈只能看着别人家的姑获鸟刷刷刷捅死了麒麟跟大蛇,头顶冒出自己攒不成套的针女图案。
因此寮办推出姑获鸟特典皮肤时期抽到姑获鸟的阿妈乐坏了,硬塞着养到二十一二级,就扔去出战。在探索中意外拿到金灿灿的鸟皮时乐的四下乱跳,背上箭筒里的箭撒了一地。不过回家翻翻觉醒材料,只能暂时把那套织锦绣金的衣服好好收在柜子里。

想不到那时一个吃着上顿想下顿的小破寮,现在也变得如此热闹了

2017-06-03 5
评论
热度(5)
© 林刀刀-/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