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捕 4

4

个人脑洞,新人发文。没有原剧参考只能ooc继续。

私设预警:文中的“你”属于私设,一个不老不死化为人类外形的生物。

确定能接受者请继续。

林少生命轨迹更改,长度大概不变。

建议若感不适随时右上角或返回键。

接受情节和角色讨论,不接受撕x。

依然不要脸的打标签求人来看。

      

    

     

    

  

手机贴着腿震动起来的时候,你正在某餐馆后厨煎饺子。

“喂!”你翻开手机接听,另一手持长筷不停给饺子翻面。

“@#$*&%%!(#))^$”

“你大点声!我听不见!”厨房里油烟机轰鸣,油锅滋啦滋啦,上菜下单的吆喝。你连讲电话都得用吼的。

“ushio~chan,下班了吗,出来喝酒啊!”

“什、啊!还喝?呀!那个、林,给我五分钟这边要出锅了等下马上给你回!”你着急地合了手机塞回裤兜,开始给饺子装盘。手机持续震动,半边大腿都酥麻酥麻的。把饺子递到传菜口,你和其他师傅打个招呼,跑到外面接起电话。

“挂我电话让我很难过啊,ushio chan~”

“你还真是坚持不懈。刚刚真的腾不出手了,不赶快盛出来,糊锅要扣工资的!”

“是吗。快点下班吧,再一起去喝酒啊!”

“现在正是人多时候走不开呀…我和店长商量一下,也许十点能下班。到时候再给你打电话。”

“喔……潮可不要骗人哦,否则我会很、生、气、的。”

“哪里有骗过你啊,真是的。”你忍不住扶额,用哄小孩的方式说道。

     

   

“嗯?提前下班?这可不像你啊青沙。”

“店长~我难得请假,就放我一回嘛,等周末我上整天的不行吗~?”

“可以~可以~,我就是好奇是什么人会让我们的全勤女王这么着急。男朋友?”

“店长瞎说什么呢,才不是男朋友!”

“好啦,不逗你了。等会儿帮你做份菜带走,和男朋友一起吃,昂!”

“都说了不是男朋友啦!”

  

    

“喂,林,你在哪?”

“嗯~?哦……潮酱啊,我在六本木啊…我和你说啊,淡香的皮肤好白好滑呢…麗華的胸也超~大——”

你果断挂掉电话,从那边的人嘴里显然已经问不出有意义的东西了。

 

纵使六本木气息混杂,你还是找到了林诚司。那家伙在夜总会沙发上摊成一片,像个软绵绵的章鱼,两根长长的腕足一左一右圈着两个小姐。

“喂,找我干嘛?”你踢踢他小腿。

林诚司一脸喝醉的傻笑,一劲儿往外喷威士忌那种谷物木头混杂的发酵味儿。

“哦~u~shio chan来啦,来一起玩吧!”他软软的抬手招呼你。你挑挑眉毛,直接走到他跟前,示意旁边一个小姐让开,自己坐下随便抓过一个杯子倒酒喝。

  

“你们看,这个家伙,就是这个家伙,超~级能喝,喝不醉的!”

“诶?真的假的?”

“诚司君不要再骗人啦!”

“完全看不出来啊!”

“是啊,看起来个子小小的。”

 

你边喝边问林诚司:“你今晚就准备在这喝到睡着?”

“有什么关系嘛~ushio chan,不还有你在吗。”

“才不想管你,喝醉了超级烦的。”你又呷了一口,站起来,“我结帐去,你别在这喝了。”

“呀,诚司君,你的女朋友生气了哟~”

“女朋友?你是瞎子吗?!”

  

  

费好大力气把林诚司从女人堆里挖出来,他却出门没多远就吐了。好像是没吃饭就空腹喝了几瓶高度酒。你嫌弃地看着他佝偻的后背,使劲啧了一声,还是去买了一瓶水敲敲他肩。

  

吐了一顿的林诚司又双眼直冒精光,再一次赶着打烊前去吃拉面,而且依然没喝到啤酒。你恍惚昨天又重现了一遍。

“这个吃吗?”你从包里拿出一盒肉。“我和店长说给朋友过生日,店长就特意给做了一份糖醋小排,超好吃的。”

“中国菜?”

“是啊,我在一个中餐馆后厨帮工,学做了不少菜呢。”你夹了几块排骨直接扔进面汤。

林诚司小心翼翼夹起一块,打量着褐红色的骨肉,试探地咬了一口。“还不错。”

“刚做好的时候口感更好,现在有点软了。”你把面条和肉裹在一起送进嘴里,咕噜一圈就吐出一小块骨头。

  

  

今天的林诚司要安静得多,吃完面直接就说要回去了。你看他走路还摇摇晃晃的,觉得还是跟他走回去吧。

“不用你管,老子清醒着呢!”

“算了吧,你现在就像个喝多了的男妓,说不好什么时候就会被拉进暗巷——”

“欠打啊你小子!”林诚司扬起腿冲你屁股甩了一记,你往前踉跄几步差点摔趴。

“是真的。”

“闭嘴!”

    

你们两人并排走着,林诚司的嘴正好在你耳朵附近的高度,于是你听见他梦呓般的话语。

“我啊,准备杀一个人,可是并不想自己动手。我在监狱里待够够的了,不想再回那个连拉面都没得吃鬼地方了。”

“想好怎么杀了吗?”你轻描淡写的回话。

林诚司稍偏头斜看了你一样,似乎有点意外。“嗯,差不多想好了。”

“那就去干吧。”你轻轻笑一下。

“……哦。”

沉默了一会儿,林诚司用肩头轻轻撞了你一下。“潮,要是早些年认识你就好了。”

“我倒觉得现在认识你,刚刚好呢。”

     

  

就像酿好的酒,在恰当的时刻开封,原料已经释放出所有美味的物质,又不会因为过久贮存导致香味逸散。

很快就可以享用了。

  

  

“诶?你住这边?”越走你越觉得周围熟悉。

“哦,是啊。”

“你才搬过来不久吧?我在这附近一个便利店隔天上白班,从来没碰过你。”

“确实,时间不长。”

“宫崎公寓其他的倒还好,就是附近噪音比较大……”

“我到了。”林诚司停下脚步。

“好吧。那……再联系。”你摆摆手,转身就走了。

 

  

第二天就是你在便利店的白班。忙了一整天,电话安稳的躺在裤兜里,一次也没响过。晚上七点时候,上夜班的同事来接班,顺手开了店里的小电视。本地新闻正在放送一则通缉消息,是个袭乄警抢乄枪的事件,疑犯还是个有前科的,叫早川维托。

 

你习惯交班后顺便在店里买点关东煮暂且充饥。正在和一颗圆圆的鱼丸做斗争的你,听见vito这个明显像外国人的名字,总觉得有些耳熟。

“没准是被谁弄得顶包了吧,这个人。”同事随口说了一句。

“什闷?”你嘴里鱼丸还没咽下去。

“哦你前些年不在这边不知道,出过一件警(鴶)察里高官的儿子斗殴,打死人还找人顶包的事。那小子相当不是个东西,把我们大将脸给划了,还打死了一个。”

“诶?等等、你们大将?”

“没错,我以前也是混少年帮派的呢!不过那次实在太可怕,我胆小,就渐渐不跟他们来往了。甲斐大哥在龙名会站稳脚了开始找小弟的时候还找人联系我,不过我拒绝了。”

“那…那个把你们大哥脸划了的人,叫什么?”

“林诚司嘛,这是再怎么也不可能忘的呀!”

都连上了。那天晚上你听到的那几个模糊的词,并不是迷迷糊糊的幻听。“健,我有事先走了!”你抓起没吃完的盒子往垃圾箱里一丢,拔腿就跑出去。

一般懒得运转的脑子里神经上快速跑着电流。

现在看来林诚司很可能想杀那个叫甲斐的,但是他自己说不想脏手,以他的智商就是找别人替他杀不会有更高明伎俩了。刚刚那个维托既然以前就被抓了顶罪,当时都没人帮他澄清,这次大概也如此。那么林诚司带着早川维托会去哪呢?直接去找甲斐吗?

      

你现在路口深深吸气。很好,还是在附近。一起还有陌生的气味。一个…不,两个。

  

看到门牌上写着小岛你还稍微犹豫了一下,不过,敲错了道歉就是。

敲了好几下里面才有人问“是谁?”,你一时语塞,也不知道该回答什么,只会一直敲门,说“请开一下门”。

 

屋里没什么动静,你试着拧了一下门把手,果然是没锁的。

室内的情况完全超出了你之前的预想。

最可能的是林诚司拿着枪朝那个黑皮肤青年比划,他确实握着枪。

很小的可能是早川维托把枪夺过来自卫,他也握着枪。

      

但是林诚司握着枪管把枪口顶在自己胸口可扣扳机的手是早川维托谁来解释一下这是什么鬼!

“林!”

没反应。

“林诚司!”

早川维托稍稍转眼看了你一下。趁这一瞬你穿着鞋直接踩在林诚司脚上。

“疼——”他条件反射弯腰抱住脚。你半转身抓着早川维托手腕使劲往上抬,暂时让枪口离开林诚司的要害。

“呐,林诚司我就带走了,别杀他,好吧!”你看着他,敷衍的笑一下。“对了,枪你就别拿着了,省得解释不清。”对方还处在惊诧中,你抓着枪管用了个旋转的力道,轻松拿在手里。

“喂!潮!这没你事!把枪给我!”林诚司缓过劲来,怒气冲冲要和你抢夺。

“林,现在拿枪的可是我哦。”你让开半步,冲他晃晃手里的武器。

“哈?怎么,连你也准备拿枪指着我吗!来啊!打死我啊!”林诚司暴怒的神情完全不亚于你刚进门看到的情况。

“冷静,冷静点,林。”狭小的厨房站着三个男人实在太逼仄了。你把右手背在身后,努力绕到浴室门边。“不就是杀个人吗,与其找个不听你的人,不如我帮你吧!”

“哈?!你说什——”

“赶快穿鞋走,快点!别耽搁了!”你用左手推推林诚司。临走不忘吓唬一下完全反应不过来的青年。“千万别跟来哦,小青年。”枪口在他脑门上凌空画了两圈。

    

   

你握紧林诚司的手腕,拖着走了一路,另一手拎着枪。成年男人的腕骨坚硬却比预想的要瘦。

“林,你要杀的人在哪?”

“六本木。……潮,你是真的要帮我?开玩笑的吧,现在让我回去还来得及——”

“我说了我帮你。”你头都不回打断他的话。“之前我骗过你吗?”

“啧。……嗯?潮,你走的路对吗?”走了有一段时间了,还是没穿出这条小路。

“没错的。”

……

“你在骗我,hukami ushio!”林诚司挣扎着要甩脱你的手,却发现像被铁箍圈住一样。

“是的,林诚司。我和你说过的话,多半都是骗你的。”

 

 

   

tbc

—————————————————————————————

打工上班时间瞎编,店里给配小电视瞎编。便利店并不能看到公寓进出的人。特别鸣谢npc同事。

2015-08-27 6
评论
热度(6)